祖父的喜乐与烦恼

   
 前些天是大学班长协会的同学聚会,毕业已经三年了,解小文就算和此前提到比较好的同桌保持着关系,但只限制于在网络上,尤其是住在一起的三个舍友,私底下却很少会晤。解小文本就是个活泼好交的女孩子,加上现在女人稀缺的好性子,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好。前两天听到班长要集体同学聚会,想到霎时就能见到好久没见的老同学,她一如沐春风便跑去商场把团结向往很久的这条裙子一口气给拿下了。她本想着今天把温馨化妆得漂漂亮亮的,让班上的男生都悔不当初当初不曾追她,尤其是高轩这一个混蛋。

文/高放

   
“对,一定要让他悔恨!”在出租车上,解小文翻着高轩的情人圈,里面全是她和她女对象的照片,最可气的是就在刚刚,高轩又发了一条状态,是和他女对象牵手的肖像,又顺手了一行文字:“带着女对象去加入自己的同学聚会。”

     

    “得瑟!”解小文翻了下毫无白眼,把手机塞进了手包里。

祖父与儿子

   
 班长订的商旅很好找,下了车就能瞥见旅舍的金色大字,在市中央来说,这个旅馆也属中高档的了,从前几个朋友的喜事都是在这办的。这么看来,班长为了这一次大团圆豁出去让大家放一遍血了。

     
 这天,上小学一年级七岁的童童不停玩“手游”,不写作业,我先是次“狠狠”数说了他一通,这不,他拿着张小字条,一声不吭地位于自家眼前,转身而去。我一看小纸条上用汉字与拼音组合写着:“我不再xihuan你了!”。这些举动直令人发笑,可随后又一种怅然若失的痛感。

   
 包间在六楼,出了电梯左拐,一个明白的人脸正站在抽着烟来回走着,看见解小文来了,即刻掐了烟冲了回复并带着满嘴的烟味乐道:“哎呦,这不是大家解大漂亮的女人吗,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

本身比大茂山高

   
说话这人是老张,班级里出了名的大炮,经常最能扯瞎话的就是他,最能损人的也是她,同样,最能溜须拍马的依旧他。这种男生,解小文说不上是烦,只可以算得敬而远之,因为从没什么共同语言,弄不好也会成为她嘴里的抨击对象。但也恐怕是因为好久没见的案由,又加上刚刚老张夸了他美观,解小文的虚荣心一上来便突然觉得看见他好如沐春风,她一把钩住老张的脖子说:“这么长年累月了,你要么那么会说话,想姐了没?”

童童的字条

    “这能不想啊?想得我每日都抓心挠肝的。”老张冲她嘻嘻地笑着。

       
童童是自个儿的小外甥,活泼可爱,也确实淘气,喜欢舞枪弄棒。两岁多那年一“筋箍棒”,砸向电视机屏幕里的“怪兽”,八千元新买的智能电视机,倾刻成了排泄物。
在家里,童童与祖父关系最铁,躲迷臧、捉小鸡,打斗嬉闹像哥们儿。从一岁起,我便带她爬山,至今爷孙组合已畅游了大茂山、齐云山、蒙山、云台山、王屋山、雪花山、九龙山、八里沟、通天峡、郭亮村、太行大峡谷等过十数座名山大川。山高路险,小家伙天生攀登潜质,无所畏惧,跑上跳下,一对老少搭档矫键的人影,让不少“爬行者”寡目赞扬。他爬上山顶欲与当下的大树比高低,他正走着会忽地结束大口“吁吁”的喘气,夸张的情态,平日惹得周围游客哑然失笑。

   
“呸,虚伪!”解小文很不给她面子,她向包间虚掩的门探了探回头问老张:“怎么不进来?”

小息片刻

   
老张不知什么时候又点了一根烟,在等他抽完一口之后,他眯着眼睛说:“你先进去看看啊。”说着他帮解小文推开了包间的金黄的门。

   
 我俩初始是“最佳搭档”、后升成“最佳拍档”,现在叫“黄金钻石X档”,他会按照伯公的显示给定档和天天升降级别,就像国家里面外交关系,字条“事件”爆发后,他将大家磨炼的关联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走进门的这瞬间,解小文还有些紧张,她想她应有先去洗手间补补妆整理下头发再进来,也不清楚坐了那么长日子的车,裙子坐皱了没。可当她站在门里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是多虑了。房间里的四张圆桌,
每个人都安安静静地坐着,解小文后来算了下,大概有三十来人吧,再添加自己怎么说班上的人都来了一大半了,不过眼前空气却不像是三十来人的大团圆,反倒像是来开追悼会。他们都低着沉重的头,相互鲜有交谈,也未尝放在心上刚刚推门进去的人是何人。倒是有多少个离门相比近的人,大概是因为听见了事态,下意识地坐抬起了头瞅领悟小文一眼,之后随便敷衍她一个微笑,便都又低下了头。

哥儿俩

    “我去,这是怎么了?”解小文回头问倚在门框上的老张。

   
 记得三岁上这年新年刚过,他要随她爸妈上魁北克上幼儿园了,从六个月离开他老人家差三天整整三年,跟随爷奶朝夕相处,日餐夜眠,共同生活,从呀呀学语到蹒跚学步,襁袍中的婴孩已经长改为一个帅气阳光的小男孩。离别那一刻,犹如狼掏崽、人掉魂,失落悾惚、坐立难安,骨肉分离,亲情割舍,人生之憾、之痛概莫大焉。

   
 他叹了著作说:“这就是所谓的高科技时代,那下你通晓自己何以不进来了吧,这玩意儿,传染。”

树木一比

   
 解小文白了他一眼说:“我就不信,本表姐来了还搞不活那空气。”她清清嗓冲着那群低着头的人大喝道:“嗨,我亲如手足的老同学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近年来都还可以吗?”这真是一个活跃气氛的好形式,可是只有两五个人抬头瞄了她一眼,这笑中带刀的眼力,含着满满的鄙视情怀。

   
 外公宠外甥,爱外甥,这是与生具来的融于血液中、透在骨子里的爱,随着人逐年变老,追求小了,欲望少了,会认为越活越没看头,原来无论您是单位着力、社会精英、仍然家里的"一字王",活到这岁坎上,越来越像一个摆设在家里的“老古董”,整天价除了睡觉吃饭,溜湾谝闲(han),看看消息,议议世事,发发感叹,毫无价值感与存在感。而且病魔先河挑战,说不肯定这时这刻就会中招。人至垂暮之年,能有一个结实的身子,实属老天额外眷顾。倘使百病缠身,这就活得更加悲催了。

     
解小文有些窘迫地耷拉这热情高涨的双手,这形式不管用,她改过冲老张吐了下舌头,之后转身便挑了离他多年来的一个人,瞄准扑了千古。

映入眼帘前边二表弟!

   
“嗨,邱苗苗同学,好久不见,最近在忙什么吧?”解小文挎着邱苗苗的手臂,一副跟人家很接近的金科玉律,却显然看见对方是一张对他躁动的脸。

   
 人老年未来,少了精气神儿,没了希企憧憬,七情六欲递减,没有先天的生存,自然迷失了样子,拿什么来救救、慰借这一颗颗孤独心?

     “小文啊,你来了,但我前几天正跟一客户谈业务,我们等会聊啊。”

爬网

   
 “什么客户啊,明明是在网恋好不佳?看这照片P的,眼睛大得跟葫芦娃似的。”解小文心里嘀咕道。

   
 只有与孙辈们相处才是最安心称心快意的事,这是老年人灰蒙蒙的生存透出的一丝亮光!对此,我感激,相信广大人都有这么的感想。

     
战败!解小文抄起手边的一杯橙汁,咕咚一口下了肚,之后才想起问,这杯子是什么人用过的。

飞腿

   
 当然没有人应对,只有站在门口的老张淡定地说了句:“好像坐在旁边的人都用过。”

     
老少年龄的异样会象地球与月球的互相重力一样而持有拉近,孩子身上充满了童真、童趣,这里蕴育着充裕的欢愉元素,与儿女接触你会倍感年轻许多,你能够在与子女对话中找到我,在与孩子玩乐中释放心绪,让灵魂从实际与孤单中得以片刻的逃离。

   
 解小文一听,想吐,她没有洁癖,可是她见到了坐在这杯子旁边的有老龙。上学的时候,他可是系里出了名的埋汰人。这种人听说能形成三天不刷牙,一个星期不洗头,一个月不洗澡。尤其是在春日的时候,苍蝇在哪,他就在哪,也不知是苍蝇招得她,如故她招得苍蝇。

亮一个姿势你看见!

   
 原以为士别三日,如隔三秋,这一点在老龙身上可一点都没反映出来。此刻他正顶着他这又不知几天没有洗的大油头,低着头,正玩得津津乐道,完全不知晓解小文已经坐在了他旁边。解小文想,固然他脏,毕竟从前也是上下桌坐着,如故上前打个招呼相比好。

     
孩子总是要成才的,告别了天真懵懂、无忧无虑的“垂髫”之年,他们起始要感知人生,体验人生,接受人生的洗礼与考验。人的一世无时不刻都在半路,如若说那前面是由老人抱着扶着行路的,这从玩童衍变成举人,就得由我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前行了。

   
“嘿,老龙,玩怎么吗,我都坐这半天了,也不知底跟自家打个招呼?”解小文努力屏住呼吸把老龙身上的异味排除在鼻子之外。难怪没人坐在他旁边,解小文心里叹道。

爬山去!

   
 只见老龙缓缓抬起这如铅球般的大脑袋,登时一张面瘫的脸投入解小文的视线里。

     
教育子女是一门很深的文化,育儿履责,是每一位家长的职责,责无旁贷,但实际是成百上千老人家并不胜任这项工作。我家童童,聪明玲利,活泼可爱,就是贪玩,特别是爱玩电子游戏,电脑上玩,手机上玩,华为平板也玩,而且无师自通,在哪些指点子女学习上,家长卓殊纠结,往往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电子游戏突出好玩,很多老人也乐此不疲,何况小孩子年幼无知,“免疫力”更低,它对男女诱惑力更大,杀伤力更强,即伤害肢体,又影响学业。日常上高校有先生管着还行,回到家里,特别是周天,室外常是雾霾天气,只有窝在家里,除了写写作业,通常潜心都在玩游戏上,连写作业也心惊胆落。

  “你好,小文,好久不见。”死人一样的语气,凉飕飕地如八月秋风。

先是次跟公公打乒乓球

   “就不可能换个艺术通报吗?”解小文不满地说。

   
 打骂孩子必将不对,那就摆亊实讲道理:学习重大,人何以要读书⋯⋯,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孟母断机”、“凿壁偷光”、“悬梁刺骨”、“司马光碰缸”、“铁棒磨成针”⋯⋯,典型感召,榜样引路。结果倾盆式灌输,急于求成,始得其反,无疑于揠苗助长。静下心细细想来,是呀!我们大人们都这样平庸,为何强求孩子首屈一指呢!近年来看了一个网名“阿熊熊”的简友育儿心得小说一一《孩子初入小学,你焦郁了吧?》,其中一段颇为精辟:

   “那你去别人这试试啊,不说了,我在玩游戏。”老龙迫不及待地又低下了头。

颠覆

   “在玩什么游戏?”解小文假装很不识趣地又问。

     
 教育不是「管」,也不是「不管」,在「管」與「不管」之間有一個詞,叫做「守望」。所謂「守望」,即是尊重孩子成長的內在規律,不加盲目的干擾。我們的頭腦被灌輸了太多的所謂正確,所謂道理,導致我們看不到孩子自我,更看不到孩子的真實需求。放下「道理」,放下「正確」,讓我們敞開心扉,用愛去接納孩子,擁抱孩子,相信子女會帶給你想不到的驚喜。「吾生有涯,而知無涯」,我們應做學習型的老人,與孩子一起成長!

    “近期很盛行的手游,你玩不?”

有模有样

     
 解小文一看,似乎近日身边的人都在玩这款手游,可他对娱乐没有兴趣,自然跟老龙没有共同语言了。起身,离开座位,回头瞅了一眼还倚在门框上的老张,对她说了多个无声的字:“失利。”

   
 那篇作品令人眼睛一亮,拜读之后,颇有获益,分享给外儿子媳妇和外孙女,其实,在教育孩子上,只有不称职的爹娘,没有不合格的子女。

     
解小文站在屋子的主题,仰头巡视了一番,似乎像个小偷,几经失败后,开头物色下一个目的。

童童写的“福”字

   
“嗯?胖大海?”解小文睁大了眼睛,脸上展示一丝微笑,这小子在读书的时候只是对协调穷追猛打的,她想,这一次一定不会破产了呢。

     
明知韶华已逝,而自我站在生命的这一头把来程静静回转眼睛。人生仍然好好,要么平淡,昙花一现、蜉蝣朝生暮死,它们都曾拥有漂亮的刹这。我贪恋时光,留恋生活,更留恋不舍我的家属,但等“风轻花落日,月明人归时”,让风卷起已经的出色带着本人有空而去。

     
解小文理了理头发,又清了清嗓,故意使劲踏着高跟鞋一点一点向胖大海靠近。

“爷爷,我爱您!”

 
 “大海,我都来半天了,你没看见自己吗?”解小文兴奋地坐在胖大海旁边,还蓄意把手搭在了胖大海的双肩上。

     
胖大海抬头一看是个红颜,自然显露了笑脸,但讲话第一句话就干净让解小文喷血。

“漂亮的女生,玩直播不?”

“玩你妈个头啊?”解小文顺势把手包砸在了胖大海的脸蛋。

“嗷······”胖大海捂脸躺地,因为他体积较大,自然弄出来的情事也不小。“哐”地一声,如一个郁闷的单响炮,不刺耳,但提到范围却极广,至少她让那里拥有的折衷患者都抬起了她们尊贵的头。

“快来看,打人了,解大美人在同学聚会上大打动手了。”

“怎么会?是因为一言不合吗?现在的人怎么都是如此,我看网上都是如此的消息。”

“可不嘛,这您还愣着干嘛,赶紧拿手机拍,发知乎啊,我们相互转啊。”

“发录像,录像真实······”

“对,再弄个吸引人的题目。”

“写什么好吗,对了,就写《同学聚会,美人对其追求者因一言不合而斗殴》”

“不行,俗,我觉着叫《旧情人相见,非常眼红》相比较好。”

“太没有新意,你得起一个有故事性的。”

“可眼看就从未故事啊。”

“事实是死的,但人是活的,没有故事,你可以创建故事呢,看了那么多信息八卦,怎么还如此死板?”

“我想到了,你们看叫《同学聚会上,美人怒打小三,而小三竟是点点点》好还是不好?”

“这‘点点点’什么意思啊?”

“‘点点点’就是大家成立的故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假使是你,你能忍住不看这些视频?”

“嗯,高,果然仍旧混社会论坛的道行深啊,二弟我佩服······”

“这就这样定了,标题是自身想出去的,所以一会自身发乐乎,你们都转发,都关注自我,我叫‘菊花爆满山’”

直到那多少个精神病都散去,解小文还愣愣地站在原地。是的,在解小文眼里,这帮在一齐学学过四年的老同学,目前是名不虚传的神经病,甚至说她们是精神病都侮辱了实在的神经病。

“还‘菊花爆满山’,我看您是‘满嘴爆菊花’吧。”解小文冷笑,她看了一眼刚刚还像死人一样躺在地上的胖大海,此刻正坐在地上一脸肥肉开花的规范,真以为他就是这朵菊花。

解小文转身向屋子的门口走去,老张仍旧倚在门框上,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解小文,欲言又止。

“我走了,我要离家这是非之地。”解小文脚还并未踏出门口,只听门外有人说:“高大公子来也!”

   
 解小文停住高跟鞋,表情僵硬,刚刚碰着完一帮精神病,现在还要面对一张他极不想见到的脸。由不得自己挑选,这张脸如时地撞进了和谐的视线里。

“小文小朋友,别来无恙啊。”高轩永远都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楷模,若不是她仗着有张解小文曾经过喜欢的脸,推测他的下场应该和胖大海差不了多少。

“你也是。”解小文装作很忽视的样板,只是在观望她身后的特别女鸡时,不免有些为难。

   
或许该尴尬的应当是不行女人吧,解小文仔细打量着那么些女子的脸:“这年头,美颜真是王道啊,照片里,明明有双大双目和尖下巴的。”为了让高轩看出他心里的疑惑,解小文故意多盯了特别女孩子好几秒,直到高轩叫了他一声:“解小文同学。”

“啊?”解小文从思路中抽离出来,他看见高轩正举起头机,准备拍摄。

   
解小文霎时摆出了日常最爱的剪子手,在发泄甜美的笑容之际,高轩一个回马枪把她弹到了喜马拉雅山上。

“谁要跟你照相,我是说你让开一下,让美美站过来,我要发朋友圈的。”

   
解小文难堪地耷拉剪刀手,恨不得这剪刀手真的变成一把剪刀,能直接扎进高轩的照相头上,让手机爆炸,干脆全都毁容才好。

“还美美?这年头,名字都如此随便起了啊?”解小文气哄哄地找了一把空椅子,狠狠都坐了下去。

   
这椅子旁边都没关系人,不知何时,刚刚在座谈哪边发果壳网的这么些精神病现在都凑在一起,不知又在谈论哪些高难度的神经病疑问。解小文无心去打听,只想等堵在门口拍摄的这五个自恋狂截至之后,她就走。可没悟出,这两个自恋狂拍完照后竟往他的大方向走了过来。

“你火了!”高轩坐到解小文对面,没来由地说了一句。

    解小文看他一副不怀好意的典范,但如故只好问她一句:“怎么了?”

 
 高轩把手机举到她的前方说:“自己看,只在老大钟内,转发量已经领先一千了,估算前几日早上你家门口就被堵得确实的了······”

   
解小文没激情听高轩的唠叨,只一心盯初始机屏幕,这方面的一行字把她吓得想躲到火星上去。

“同学聚会上,美人怒打小三,事后,美丽的女孩子竟发现自己却是小三······”解小文一边看着一面读着,她的脑际里慢慢出现了一个人选关系图:漂亮的女生指的就是他自己,小三是胖大海,事实上自己却是真正的小三。可胖大海是男的哟,这么一想,这帮低头患者们智慧还挺高。倘使您然而细推理的话,你还真想不到祥和的男朋友是GAY,而后又出轨去找女生,这这反过来表明了怎么?表达了这一个漂亮的女生不就是一傻缺吗,她有多没脑子才分不清自己的男友是直的依然弯的。

   
解小文已经无力发飙,她啪地打掉高轩的手机说:“怪不得这世界如此乱,全都拜赐于你们这帮闲得蛋疼唯恐这世界不乱的混蛋。”

“算了吧,你就甭在本人这装清高了,是不是因为我把女对象领来了,你不愉快了。”高轩小声地对解小文说。

解小文冷笑道:“我有什么样好生气的,我乐意还不及呢,像您这种人渣竟然仍可以找到女对象,你说自己能不替你欣欣自得呢?”

“我怎么就人渣了,不就是个当初没跟你在共同吗?”

“话说回来,我还真是挺谢谢您啊,幸亏你没答应跟自己在一齐,不然现在的本身必然悔得肠子都断了。”

“啪!啪!啪!”话音刚落,一类别的拍照声让解小文措不及防。

解小文本能地遮蔽脸望向正对着她的无绳电话机,手机后边是高轩女朋友的这张白得掉渣的脸。

“干什么呢?”解小文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冲这女人大吼一声。

   
何人知那女的不仅仅没生气反倒很心情舒畅地对高轩说:“老公,你看,刚才自家偷录的录像,对了,还有照片,一会儿发朋友圈,题目自己都想好了,就叫《新欢旧爱,相见相杀》,你说好不佳?”

“完美!”

“么么哒!”

“不要脸!”解小文起身就走。

 
 老张依然倚在门框上眼睁睁,解小文推了把老张说:“这帮人都被手机上身了,拯救不断了,你还待在这干嘛,小心被传染,走,姐请你喝酒去”

   老张摇摇头说:“再等说话,好不容易聚两回。”

  “也对,这纯属也是终极三次了。”

   
就在这时,不知何人在里边喊了句:“这何人的无绳电话机,电充好了,赶紧拔走,哥们手机现在急需补充能量。”

   
 解小文只觉眼前意想不到闪过阵子黑风,她听到有人在说:“我的,我的,终于他娘的充完了,可憋死老子我了······”

   
 等解小文反应过来之后,眼前的老张早就不知了去处,她轻蔑地笑了须臾间,头也不回地踏出了房门,那一刻,她以为所有世界都是低头患者的大团圆。


目录

上一篇   写诗的闺女

下一篇   小姨,回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